宁中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军事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文/ 马荣升

在风云激荡、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战争中,一大批身经百战的杰出将帅,如灿烂群星在历史长河里熠熠生辉。吴克华就是其中一位。他16岁参加革命,先后经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斗争、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历任红军团长、八路军支队长、旅长、胶东军区副司令员,人民解放军纵队司令员、军长、海南军区司令员兼第43军军长、济南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人民解放军炮兵、铁道兵司令员,成都军区、新疆军区、广州军区司令员等要职,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新中国国防建设立下了不朽功勋。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他身经百战,料敌如神,信念坚定,品格高尚,被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上将赞为“战功垂青史,风范照千秋”。

半支土枪闹革命 长征路上做后卫

1913年12月7日,吴克华出生于江西省弋阳县芳家墩。在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后,他遭遇了少年丧父、家道中落的第一次人生变故。在家人安排下,他在镇上做了皮匠学徒,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和磨难。16岁的吴克华果断撂下皮匠挑子,经表姐夫吴思清推荐,前往方志敏在吴家墩创立的信江军政学校,成为这个苏维埃军校的首批学员,也由此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军校设施极为简陋,生活也十分艰苦。军校校长为毕业于黄埔军校并在北伐军中当过连长的邹琦,政委为中共信江特委军事委员会主席邵式平,但当时对吴克华影响最大的不是这两个人,而是常来军校讲课、时任信江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的方志敏。这个面容清瘦的共产党人,讲话总是富于激情和感染力。他对学员们说,我们所做的工作不是为了哪个人的利益,而是为着阶级的利益,是为了全中国和全人类的解放。在这里,吴克华不仅学会了基本的军事技能,也对红色政权建设有了初步认识,他的人生在这里实现了升华。不久,他当上副班长,还入了党。

1930年7月,吴克华所在的独立第1团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10军,吴任第1团第2营副排长。其后,他陆续参加战斗10余次,因作战勇敢而升任特务连连长,不久又升任军部特务大队大队长。就在这一时期,他的家乡芳家墩遭到国民党军的“围剿”,他相依为命的母亲罗香莲因被人举报是“共军家属”而惨遭杀害。1933年1月,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开始了。吴克华调往闽赣军区教导大队任大队长。教导大队随后编入红7军团第20师,吴升任第60团第1营营长。在这年11月的八角亭战斗中,吴克华面部被弹片击中,数颗牙齿被打落,左臂也被打断。经过3个月的治疗,他被派往瑞金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习。

由于战事需要,吴克华还没毕业就被调回前线,中革军委拟让他到第21师任团长,但他却以不能胜任为由加以拒绝。他的“抗命”着实让上级恼火,红军总司令朱德给他一个口头警告,并把他调任少先队中央总队部任参谋长。吴克华又后悔了,主动向上级做自我批评。但团长是当不成了,他被调到红8军团第21师第63团任参谋长。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败后,中央红军被迫实行战略转移。红8军团突破国民党军在江西布下的三道封锁线后,向湖南进发。期间,吴克华任第23师第67团参谋长。由于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和狂轰滥炸,吴克华部与上级失去联系,他们一路苦战,一路疾进,最终突破蒋介石重兵部署的湘江防线,进入贵州境内后,红8军团撤销,并入红5军团,吴克华改任第13师第39团参谋长。长征途中,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率部阻击和迟滞追兵,掩护中央机关和红军主力突围、转移。从金沙江到大渡河,从雪山到草地,经历了无数次的浴血奋战,吴克华多次受到中革军委的嘉奖和表扬。他所在的5军团也被誉为中央红军的“铁屁股”。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吴克华(左)与余立金(中)等在湖北黄安七里坪合影。

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吴克华所在的红5军团改为红5军,并被编入准备北上的左路军,吴升任第37团团长。然而,张国焘拒绝执行中央北上方针,率部南下、西进,但遭国民党军优势兵力绞杀,由8万人锐减至4万人。吴率部随左路军连续疲劳作战,并不得不三次往返常年积雪的夹金山,克服了千难万险,经历了无数次生死劫难。他在围攻岷县战斗中再次负伤。然而,就在这期间,他遭到了人生第一次政治劫难。执行张国焘错误路线的红5军政治委员黄超,以工作失职为由对他进行批斗,并将他撤职、留党察看。若不是军长董振堂的赏识,他恐怕要受不少皮肉之苦。一直到1937年3月中央批判张国焘分裂主义和军阀主义错误会议时,吴克华才得以洗刷了不白之冤。

抗日烽火显身手 齐鲁大地驱豺狼

1937年8月,吴克华从抗大毕业后先被分配到上海组织抗日工作,不久又到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等候分配。次年春,组织派他和山东省委书记黎玉,以及时任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高级参谋张经武,组织160多名军政和后勤干部,赴山东开辟抗日根据地。抗日战争期间,他先是担任山东纵队第2支队支队长,再改任第5支队支队长,其后又担任整军后改编的第5旅旅长,抗战末期担任山东军区第5师师长。期间,他与张铭结为夫妻。

山东抗日根据地遭到日、伪、顽的联合夹击,八路军面临抗日与反顽的双重任务。吴克华根据上级部署,在发展壮大根据地、粉碎日军“扫荡”的同时,对与人民为敌、并与日军沆瀣一气的国民党顽军赵保原部和张金铭部连续作战,并最终将其歼灭,为民除了一大祸害。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1937年,吴克华(后排左一)与邵式平(后排左三)等在延安合影。

1940年7月2日,吴克华和支队政委高锦纯率部由大泽山东麓的大田向东北转移,途中遭到赵保原部和张金铭部优势兵力的尾追。吴克华决定狠狠教训它一下。他选择有利地形布置伏击,待敌进入伏击圈后,对其发起猛烈打击,打得顽军落荒而逃。吴克华率部乘胜追击,赵保原部退入莱阳,吴集中兵力攻击缩回位于平度与莱西交界处老巢的张金铭部。8月9日,吴克华率部发起猛攻,击毙张金铭部副团长以下官兵100余人,俘虏500余人,给顽军以沉痛打击。

在打击顽军的同时,吴克华决定乘胜打击日军。9月9日,吴克华令第14团袭击掖县北部烟台至潍县公路上的日伪军据点。他亲率第13团和支队警卫营在招远通过佯攻日伪据点、进而采取“围点打援”的方法伏击日军,取得毙伤日伪军60余人、缴枪20多支的战果。其后,吴克华又率部配合当地抗日武装,破坏日军交通线,拔除、驱离多个日军据点,并数次粉碎胶东地区日军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和“讨伐”。

皖南事变后,受到鼓舞的胶东国民党顽固派再度活跃起来,赵保原重新组织顽军,企图再次进攻我胶东抗日根据地。为彻底打击投降派、剪除顽固势力并扫清抗日道路上的障碍,我胶东抗日武装奉命成立“反投降指挥部”,挫败顽军多次进攻,击溃赵保原部2万多人,俘虏8千余人,并打通了胶东抗日根据地的东西联系。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1940年夏,吴克华与八路军山东纵队5旅团以上主要领导合影。左起:高锦纯、吴克华、梁海波、李绍桥、张铎、赵一萍。

在粉碎了日军1942年春季的“扫荡”之后,胶东八路军集中4个团兵力突袭赵保原后方莱阳。赵获悉后,急带3个团向莱阳撤退,途中被吴克华部伏击合围于左村地区。吴克华指挥部队强攻,经过激战,歼敌千余人。此时,日本华北方面军第12军司令官土桥调集约1.5万名日军,加上伪军和赵保原部约5千人,于11月再次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拉网合围”式的大“扫荡”。根据任务分工,吴克华指挥主力部队第5 旅所属的第13、14、15团及第2、3、4军分区,在烟青公路以西地区作战。吴克华采取包围、拔点、袭击等战术,痛击日伪,歼灭日伪军千余人,粉碎了敌人的“扫荡”。

为贯彻中央提出的“以我为主,准备反攻”的指示,吴克华和胶东军区其他领导决定,对已暗中投敌的赵保原部实施最后清算。“这一仗非打不可,而且还非要打胜不可!”吴克华提出,要彻底消灭龟缩于坚固据点玩底的赵保原部,非打一场攻坚战不可。他决定用3个月时间来准备,并把攻击时间定于大年三十。为此,他数次带领各级指挥员到玩底附近察看地形,并组织部队反复进行模拟演练。1945年2月11日,农历除夕,吴克华指挥5个团另5个营兵力,分三路扑向玩底。次日9时,经炮火准备后,玩底外围碉堡被相继摧毁,八路军攻入敌据点。经过4小时激战,歼灭赵保原部5个营,毙伤敌人9千余人,并缴获大批物资,赵保原部被彻底打垮。

胶东抗日期间,吴克华的军政素养显著提高,并逐渐展露出军事指挥方面的才华。在整风运动中,他积极学习马列主义著作和文化知识,努力提高认识水平。他还联系部队实际,借助军区刊物系统地阐述组织战斗的经验,用以指导部队建设。他在《纪念七一、七七要改革我们的军事教育》一文中,系统论述了军事教育训练改革的有关问题,被军区作为各级干部的业务学习材料。在攻下赵保原老巢后,他又在《前线报》发表《关于围困据点战术研究》,被报社编辑加按语刊出。

白山黑水任驰骋 塔山恶战建奇功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顽固坚持内战方针,企图仰仗美国支持,一举消灭共产党武装,从而建立其一党专政的独裁制度。根据中央“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吴克华部和其他山东军区部队共计6万余人,分陆海两路迅速向东北挺进。作为首批赴东北部队,吴克华于1945年10月从海路抵达辽东半岛的营口,部队编为东北人民自卫军(后改为自治军),吴克华任第2纵队司令员。次年1月,我东北部队再次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吴克华任第4纵队司令员,辖兵力2.34万人。这期间,吴克华短暂出任辽东军区副司令员、参谋长。

期间,吴克华率部转战于东北大地,先后参与指挥了营口战斗、沙岭战役、鞍海战役、新开岭战役等,组织实施了夏季攻势和冬季攻势作战。其中,鞍海战役迫使国民党军1个师起义,新开岭战役一次战斗中全歼国民党军1个整编师。然而,这些胜利是以我军的巨大牺牲换来的,而且,在国民党军重兵进攻下,辽东军区部队的处境日益艰难。在此情况下,辽东军区领导层倾向于放弃南满根据地而向北满发展。但吴克华从东北战略全局着眼,坚决反对放弃南满。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番号为东北人民解放军。为反击蒋介石全面控制东北的企图,吴克华奉命统一指挥4纵及其他部队,在辽阔的东北大地上,由北向南逐次消灭了盘踞于辽阳、鞍山、营口之敌,从而结束了冬季攻势,他的部队也赢得“钢都纵队”的美誉。在辽沈战役期间,吴克华奉命配合野战军主力攻打锦州,在塔山阻击企图增援锦州之国民党军“东进集团”,从而打响了著名的塔山保卫战,也由此成就了他军事生涯中的不朽英名。

塔山,位于锦州与锦西之间,是一个仅有百余户的村子,地势平坦,无险可守,但其重要性在于,它是锦西国民党军增援锦州的必经之路。小小的塔山,成了辽沈战役期间敌我双方争夺的焦点。为拿下塔山并挽救锦州十万国民党军,蒋介石、“东北剿总”卫立煌均亲临葫芦岛部署作战,国民党军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也亲自指挥海、空军参战。我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和政治委员罗荣桓,命令4纵死守塔山,坚决阻击国民党军的增援部队,确保野战军主力顺利攻克锦州。领受任务后,吴克华深感塔山对辽沈战役全局的重大意义。他立即向纵队各级指挥员传达上级决心意图,并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坚决阻敌于塔山之外”。他根据塔山地形和敌我态势,按照“缩小正面、加大纵深”的原则,迅速部署火力、兵力和构筑防御体系。同时,他还与纵队莫文骅政委一道进行了深入的政治动员。纵队5万余官兵个个士气高昂,纷纷表示誓与阵地共存亡。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1948年10月10日,塔山阻击战打响。国民党军“东进兵团”第54军以3个师发起进攻。敌人采用炮火突击和猛烈冲击交替进行的手段,一度攻占4纵的几个外围支撑点和打渔山岛。吴克华认识到打渔山岛的重要性,遂命令第12师组织短促反击,夺回阵地。11日,敌改用中央突破之法,以4个师兵力继续冲击4纵阵地。坚守塔山前沿阵地的第34团虽遭重大伤亡但依旧顽强抗击。吴克华密切注视着战局变化。是夜,他深入一线阵地视察,给疲惫不堪的战士以极大鼓舞。他注意到敌人企图重新组织进攻,随即一面调整部署,一面命令部队抓紧抢修工事。他还组织大批侦察分队利用夜间对敌实施侦察和袭扰,获得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为调整部署提供了重要依据。13日,国民党军在蒋介石钦定的东进兵团司令侯静如指挥下,从海、陆、空三个方向,采取“两翼迂回、向心攻击”的战法,向4纵阵地实施猛烈攻击,但4纵官兵英勇抗敌无数次集团冲锋,始终岿然不动。敌军尸横遍野,仍一筹莫展。

14日,塔山阻击战进入白热化阶段。是日凌晨,我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电告吴克华,锦州外围据点已全部清除,拟于上午开始攻城,要求4纵继续坚守阵地。与此同时,蒋介石也给侯静如下达了死命令:拂晓拿下塔山,午时进占高桥,黄昏到达锦州。5时30分,孤注一掷的敌军集中所有火炮、舰炮和轰炸机,对4纵阵地集中轰击。侯静如还动用了其视为王牌的第95师,并以重金方式组织敢死队,同时不断调整进攻战术,甚至以5个师的兵力组织偷袭。然而,在我英勇无畏的4纵面前,敌人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15日傍晚,我大军攻克锦州,俘敌8万人,包括“东北剿总”中将副司令范汉杰以下35名将军。蒋介石见大势已去,气得口吐鲜血。6天塔山阻击战,吴克华率4纵以伤亡3千多人的代价,毙、伤、俘敌6千余人。林彪、罗荣桓在给毛泽东的电报中对塔山阻击战给予高度评价:“对我当时攻击锦州,取得调整部署与攻击准备时间,起了决定的作用。”吴克华指挥的塔山一战,成为我军解放战争时期阻击战的光辉典范,也成为军校课堂上防御战的经典教学案例。

追歼逃敌如席卷 兵不血刃克北平

解放战争期间,吴克华的军事才华得到进一步展现。如果说塔山阻击战的胜利,除了指挥得当、措施有力等因素外,主要依靠广大指战员的众志成城和浴血奋战,但尔后旨在歼灭傅作义重兵集团的一系列战役,则充分展示了吴克华日臻成熟的军事指挥艺术,尤其是他灵活决策、大胆追击、猛冲猛打的指挥风格,使得康庄、怀来和张家口系列运动追歼战,成为他继塔山成名战之后的又一杰作。

塔山恶战结束后,吴克华部奉命挥师入关参加平津战役,以围歼傅作义的重兵集团。1948年12月5日,已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军的吴克华部接军委电令,立即向平津西侧的平绥路挺进。傅作义为解救被我包围于张家口和新保安之敌,令驻怀来的国民党第104军、驻南口的第16军出动增援。吴克华部的任务就是切断平绥路,歼灭增援之敌。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1948年12月21日,华北第3兵团和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首长在宣化见面后合影。左起:李志民、吴克华、杨成武、莫文骅、李天焕。

兵贵神速。吴克华立即命令部队日夜兼程。9日拂晓,吴克华部突然抵达平绥线上的怀来、康庄、八达岭一带,比敌军早到半个小时!他随即指挥部队向康庄国民党守军发起攻击。尽管有严密的防御工事,但敌在我强大的攻势面前毫无斗志,一心想着如何逃跑。是日晚,敌蜂拥突围,吴克华挥师追歼,经过一昼夜战斗,歼敌第109师、第22师约6800余人。康庄围歼战结束仅数小时,吴克华又捕捉到一个战机。他根据怀来国民党军佯攻我热河骑兵旅并焚毁辎重等信息,判定敌有马上逃跑的迹象。但问题是,上级并没有赋予吴克华部消灭怀来之敌的任务。战机稍纵即逝,吴克华决定打一场“没有命令的仗”!他迅速调整部署,一边向上级报告作战方案,一边率第12师和第10师第29团追击逃敌。怀来一战,吴克华部以微小代价,取得歼敌8100余人的战果。张家口是此役最后一个环节。国民党军驻扎于此的5.4万人已被我华北野战军第3兵团包围,吴克华部奉命配合行动。他在勘察地形时告诉各级指挥员,在准备打攻坚战的同时,要随时准备追击敌人。敌人逃到哪里就追到哪里,追到哪里就在哪里歼灭敌人!果不其然,张家口守军获悉新保安守军被歼,遂于23日晨突围。吴克华率部配合友军对其尾击,以前堵后截、穿插分割等战术对敌实施全面围歼。此战大捷,共歼敌6.5万余人,俘国民党军第11兵团中将参谋长王韶琴以下3.6万人,毙伤敌近2千人。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吴克华与叶剑英在大连全军炮兵大比武现场。

平绥路上的作战刚一结束,吴克华部就受命迅速返回北平市郊,参加对傅作义部最后20余万兵力的合围。在我军强大压力下,傅不得不接受和平改编,北平和平解放。为稳定北平秩序,军委命令东北野战军第2兵团兼任北平卫戍司令部,程子华任司令员,吴克华任副司令员。1949年1月31日,吴克华等率部入城,正式接管北平防务。他制定详细的警备方案,对警戒巡逻工作做了周密的布置,搜捕、收容、遣散国民党匪特及国民党政府旧职人员万余人。他还严令部队遵守纪律,对百姓秋毫无犯,由此赢得了北平人民的尊重和欢迎。在部队南下时,当地百姓向吴克华部赠送锦旗,其中一面写着“仁义之师”。

3月25日,是吴克华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中共领导机关从西柏坡迁入北平,毛泽东等领导人在西苑机场检阅了北平守卫部队。吴克华所在的41军连以上军官和3个英雄团参加了受阅。当戴着灰色帽子、穿着土布大衣的毛泽东乘检阅车经过“塔山英雄团”的猎猎战旗时缓缓停了下来,吴克华注意到,毛泽东“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这面血染的战旗和挺立在战旗下面的英雄指战员们”。

老将两肩挑三山 临危受命镇边关

1950年1月,吴克华率部进驻广东,剿灭匪患并肃清国民党军的残余力量。9月,出任第15兵团副司令员,又相继改任华南军区参谋长、海南军区司令员兼第43军军长。1954年7月,吴克华离职到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学习。次年7月,他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1963年9月,军委任命他为炮兵司令员。然而,在“文革”中,他由于不屈于林彪一伙的拉拢而遭迫害,深陷囹圄达4年之久,身心遭到严重摧残,直到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才被平反昭雪。1975年5月,62岁的吴克华被中央军委再度任命为铁道兵司令员,两年后又改任成都军区司令员。

1979年1月,吴克华在新疆已进入紧急战备状态之际,被任命为新疆军区司令员。“文革”期间,中国安全形势恶化,美苏两霸同时对我实施遏制,大战山雨欲来。在台海形势依旧紧张之际,中越、中苏边境同时吃紧。中苏关系完全破裂,苏联在我三北方向陈兵百万,在南部方向扶持越南对我边境实施袭扰。在我军被迫实施自卫还击作战之际,苏联为策应越南以牵制我军事行动,在我新疆当面不断增兵、侦察和演习。在我霍尔果斯边防站对面,苏军在界河一侧部署大量坦克并将炮口对准我哨所。一时间,中苏边境战云密布,局势一触即发。能否守牢新疆,击败苏联对我可能发动的入侵,不仅关系西部安危,更关系国防战略全局。中央在这个时候临阵易将,派吴克华到新疆戍边,镇守天山、阿尔泰山、喀喇昆仑山,显然是对他的极大信任。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1978年2月,吴克华在成都机场迎接出国访问归来的邓小平。

由于北疆局势紧张,导致新疆社会人心惶惶,大批居民内迁。吴克华沉着冷静,措置有余。他稳定人心的第一个举措,是举家迁入新疆,并把唯一的儿子送到边防步兵连锻炼。吴克华还与军区其他领导带家眷在大街上气定神闲地散步、购物,这对稳定民心起到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吴克华毫不放松地加紧备战练兵,强化边区战备工作。他多次赴南疆、北疆、阿勒泰、北塔山和吐鲁番视察部队,查看地形,了解民情。新疆地域辽阔,边界线长,但吴几乎跑遍区内所有团以上单位,行程万余公里。他患有严重的坐骨神经痛,不能坐软垫,为此不得不在汽车座位上放一块硬木板,每天要颠簸七八个小时。他每到一处,不仅检查战备,还悉心关怀官兵们的生活条件,着力解决基层实际问题。一次,他在南疆军区一个边防站视察时,发现连队食堂没有桌椅,官兵们只能站着就餐,他立即责成陪同的机关同志尽快解决。还有一次,他在边境线上抚摸着界碑对身边人员郑重地说:“戍边任务落到我们肩上,大家都要守土有责啊!”

开国中将,塔山阻击战铸就军史典范,战云密布临危受命镇守新疆

吴克华深知搞好军民团结对保卫边疆的意义。他说,要建立繁荣的边疆和巩固的边防,必须牢固树立依靠边疆地区各族群众、共同保卫边疆的思想。为此,他屡屡告诫部队各级领导要尊重兄弟民族的风俗习惯,搞好军民关系,加强民族团结。经过近一年的实地勘察,他完成了数万字的调研报告,对新疆战区兵力部署、工事构筑等方面都提出了更趋合理的作战预案,得到总参谋部的认同。

1980年2月,吴克华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这是他最后一次担任司令员,两年多后,69岁的他光荣退居二线。1987年2月13日,吴克华因患多种疾病医治无效去世。这位叱咤风云、为革命出生入死的老将,走完了人生的第74个年头。1988年8月1日,其妻张铭遵其遗愿将其骨灰撒在他曾经浴血战斗过的塔山。

苍山肃默,青松低垂,翠柏颔首。塔山英雄,魂兮归来。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

宁中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