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中资讯网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犯版权的资源请尽快联系站长,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

蒋介石电令:宣判冈村宁次无罪

历史 admin 次浏览 已收录 暂无评论

开庭时只允许20余位新闻记者到场旁听,与第一次公审时千人旁听的场面简直是天壤之别。在公审时,石美瑜象征性地问了几个问题后,于当日下午4点宣读了判决书,宣判冈村宁次无罪

徐家俊

监狱史学者

冈村宁次,生于1884年,先后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曾参加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

1915年2月,日军参谋本部为编纂日德战争作战史,派冈村宁次等人赴青岛搜集资料,这是冈村宁次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时隔9年之后,他再次来到中国,在上海任日本领事馆驻华武官。

1932年8月,冈村宁次任关东军副参谋长,指挥关东军进攻热河等地,并代表日方签订《塘沽协议》。1938年任日第11军司令官,指挥进攻武汉作战。1940年4月晋升陆军大将。

1941年,冈村宁次调集数万日军,对华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的大“扫荡”,造成约270万平民的死亡。1944年11月,冈村宁次就任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举行。冈村宁次代表其“中国派遣军”和驻台湾、越南北部的日军在投降书上签字。

1945年11月,中共在延安公布的战犯名单中将冈村宁次列为第一号战犯。远东国际审判法庭也将冈村列入战犯名单,其检察局曾先后三次要求把冈村引渡回日本接受审判,均被南京政府以种种理由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冈村宁次充当南京政府的秘密军事顾问,在南京受到了优厚的待遇,他常常坐禅静养、下棋饮酒,散步消闲;甚至还受到高官政要的看望或会见。在国际和国内的强大舆论压力下,蒋介石才不得不宣布将冈村宁次送交中国军事法庭审判。

1948年3月30日,冈村从南京被押解到上海,但并没有被关进监狱,而是住在虹口黄渡路的一处私宅内。京沪杭警备司令汤恩伯部署便衣警察在其居住的寓所周围日夜守卫,直到下半年他才被转送到位于江湾上海战犯监狱关押。

1948年8月,国防部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正式公布冈村宁次列入受审名单,并公布法庭设在上海市中心的塘沽路。该马路最初修筑于1848年,1943年8月更名为塘沽路。塘沽路309号原为日本人居留民团旧址,后来在此成立了日本人俱乐部。抗战胜利后被接收,改为上海市民政局、上海市参议会用房。 1948年8月23日,国民政府国防部军事法庭正是在此审判日本战犯冈村宁次。

上海有几千条马路,许多高楼大厦、会场礼堂,为什么将法庭选定在塘沽路上?这不禁让人想起《塘沽协议》。1933年5月31日,国民党政府派熊斌与日本政府代表冈村宁次在天津塘沽签订停战协定。这份丧权辱国的停战协定,为日军进一步侵占华北敞开了大门。

现在让当年签署《塘沽协议》的冈村宁次在上海塘沽路的会场受审,很难说清这两者究竟是偶然,还是有意的安排。

在这次审判中,石美瑜任法庭审判长,王家媚任检察官。还有法官陆起、林建鹏、张体坤、叶在增。江一平、杨鹏、钱龙生等律师担任冈村宁次的辩护人。

1948年8月23日,法庭公审冈村宁次的当天,不仅审判场所上海市参议会礼堂内有1000多人旁听,礼堂外的广场上也挤满了人,外面的大立柱上还悬挂了两个高音喇叭。

上午9点30分,审判准时开始,冈村穿着西装出现在法庭上。

石美瑜庭长首先审问冈村宁次,他总是避重就轻,百般推脱。至12点,上午的审讯结束。下午3点审讯继续进行。几位辩护律师与法庭之间展开了激烈辩论,场内气氛一度紧张。下午6点30分,庭长石美瑜宣布庭审结束。

对于冈村宁次的公审仅开庭一次就停了下来,这一拖竟达几个月之久,引起各界民众的不满。其实,法庭开庭前一天,即8月22日,战犯监狱典狱长孙介君就到冈村宁次的居室密告知内情,为其壮胆。

公审以后,冈村宁次被收押于江湾高境庙战犯监狱。9月8日,冈村提出因病保释申请,11月27日被批准出狱,回到虹口黄渡路的住所。作为头号日本战犯,他入狱关押仅100多天。直到半年后,即1949年1月24日,军事法庭向冈村发来传票。事前,审判长石美瑜接到“中正”签署的电令:“据淞沪警备司令汤恩伯呈请,将冈村宁次宣判无罪,应予照准。”

1月26日上午10点,军事法庭对冈村宁次进行第二次公审,公审时间和具体地点并没有对外公布,开庭时只允许20余位新闻记者到场旁听,与第一次公审时千人旁听的场面简直是天壤之别。在公审时,石美瑜象征性地问了几个问题后,于当日下午4点宣读了判决书,宣判冈村宁次无罪。

这份《判决书》提出的理由非常牵强,特别是把冈村宁次的案情,仅仅局限在1944年11月到1945年8月,冈村宁次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这不足一年的时段内。1944年11月以前侵华日军的种种暴行均与冈村宁次无关,一字不提。在整个审判过程中,军事法庭完全回避了日军在共产党抗日根据地范围内犯下的战争罪行,特别是对冈村指挥的华北大扫荡,表现出明显的袒护。

判决书宣读后,法庭内全场哗然。石美瑜拒绝回答记者的提问和质疑,立刻宣布退庭,慌忙躲进庭长室。愤怒的记者们不顾宪兵的阻拦,冲入办公室向法庭抗议。这时候,冈村宁次在法庭副官的耳语下,趁机从后门走脱,徒步返回寓所。冈村宁次被判无罪,引起国内舆论的强烈不满,众多具有正义感的人士提出抗议,中国共产党也对此发表声明。

对于冈村宁次的审判,是上海军事法庭,也是国民政府审判日本战犯最大的败笔。

1949年1月底,冈村及其他259名日本战犯从上海乘美国轮船回国,2月4日清晨,冈村宁次踏上日本国土,随后被安排在东京国立第一医院住院疗养。后来,冈村宁次还曾出任蒋介石的军事顾问,1961年6月出访台北。

1966年,冈村宁次因心脏病发去世,时年82岁。其生前编著的《冈村宁次回忆录》,也是他罪恶人生的真实记录。

责任编辑:高恒涛

宁中资讯网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